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尊龙d88旗舰厅 > 玩转潮流 创造潮流

玩转潮流 创造潮流

时间:2022-06-08 10:47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1995年,中国第一家互联网公司成立。随着互联网强势介入我们的生活,学界也把1995年至2009年出生的人,称作“网生代”,或“Z世代”“互联网世代”“二次元世代”“数媒土著”等。

  到今天,被称作“网生代”的这一代人或是刚踏上工作岗位,或还在菁菁校园苦读。而抛开这些略显陌生的术语,他们身上有许多更为人熟悉的标签:“颜值控”“玻璃心”“后浪”“孤独一代”……

  随着青年群体的世代更迭,“网生代”已然成为青年的主体。作为数字原住民,他们一出生就与网络无缝对接,受互联网文化熏陶,开放自信,有着强烈的参与话题意识,并凭借巨大的群体优势和熟练利用新媒体技术的能力,搭建起一个个文化圈层:网文圈、电竞圈、动漫圈、汉服圈、COS圈等。这些小圈层有的还不断破壁,汇入主流文化,引领了社会风尚。

  从“剧本杀”到汉服热,他们百变换装,追逐个性,玩转潮流。他们具有更灵活、敏锐、前沿的“网感”,是文化的弄潮儿,追逐潮流,也创造潮流。

  新科技层出不穷,“网生代”是科技的积极拥趸,适应变化的能力强。他们使用移动网络的时长和使用APP的个数,均高出全网用户。每遇新事物面世,他们都会表现出较高的活跃度。

  “剧本杀”最早被翻译为“谋杀之谜”,是一种起源于欧美的推理游戏。后来,随着国内侦探推理类影视作品和综艺节目的走红,“剧本杀”受到了年轻人的喜爱。“剧本杀”形态多样,但内核基本一致,即通过虚构一个凶案故事,玩家扮演不同角色,搜索证据、推理案件、还原真相。“剧本杀”中,玩家选择特定身份,身着角色服装,在逼真场景中,沉浸式推进剧本的演绎。

  其实,“剧本杀”流行之前,COS圈已是“老网红”。人们利用服装、饰品、道具、化妆等,将自己装扮成文艺作品中的角色,如游戏中的机甲战士、影视中的英雄侠士、动漫中的仙魔妖怪等。就连火爆的综艺节目《王牌对王牌》,主持人和嘉宾也是频频变装。在不久前播出的一期中,一众明星便化身为美羊羊、孙悟空、白蛇、黑猫警长等经典动画形象,致敬中国动画诞辰百年。

  “剧本杀”、COS圈……“网生代”喜爱百变换装,纷纷“入戏”,以另一种身份开启另一种人生,就像“在都市的某个小小的‘漂流空间’中制造了一场针对日常性与平庸性‘盗梦空间’”的奇幻之旅。

  前辈青年爱向偶像看齐,努力着“我能和他一样”,而当下“网生代”的座右铭却是“我要和他不一样”。他们爱好广泛,标榜个性,爱玩、会玩。但游戏的表象之下,他们并未沉湎于体验表面,而是以“要玩就玩出花样”的劲头,表现出一种执着的专注力和蓬勃的创造力。他们对古代历史知识的汲取,对前沿科技的喜爱,对探索宇宙的痴迷等,为我们的社会激发了更多可能。

  他们对传统和经典进行解构,为它们赋予新的表现方式,衍生了表情包、弹幕以及众多的同人作品等;他们是网络流行语的创造主力,“给力”“正能量”“打call”“硬核”“奥利给”等,让传承千年的方块字萌发时代新芽;他们在电脑前追番,在B站分享自己的二次创作,在影院为齐天大圣、哪吒、姜子牙、白蛇的一次次焕新出镜摇旗呐喊,他们的热爱是国漫崛起的直接原因;他们愿意为体验乐趣买单,一个个小小的盲盒,一个个精巧的公仔,堆砌成庞大的消费力……

  其实,汉服热、戏曲热,也是年轻人求新求异的一种表现。新与旧是相对概念。在老一辈眼里,非遗技艺、京剧戏曲等传统文化,是生活中的常见之物,但对于在数字世界成长起来的“网生代”来说,它们是陌生的、新鲜的、稀缺的。

  从“暴风少年”到“孤勇者”,他们视野广阔,思维早成,个体独立性强。“只身一人”,正成为他们的成长方式和行为方式。

  “为何孤独不可光荣……谁说污泥满身的不算英雄?爱你孤身走暗巷,爱你不跪的模样……”近期,歌曲《孤勇者》爆红全网,仅在网易云音乐平台,播放量就已破亿,吸引了28万多网友留言。其中,学生成为留言主力军。就连演唱者陈奕迅都发微博感叹:“听说我出了首儿歌?”他自己也没想到,一首为某游戏动画剧集打造的中文主题曲,竟然在一群孩子当中找到了知音,成为风靡校园的单曲。

  在“网生代”身上,“一方面是前所未有的包容性,另一方面则是日渐明显的排他性,这种包容性和排他性,本质上是一体两面的关系”。宽松的网络环境,为“网生代”的自我表达提供了便利。他们因同一份热爱在网络集结,搭建起众多的亚文化圈层,圈地自萌,在无形中构筑起与前代人乃至同代人间的高墙壁垒。此外,“网生代”多为独生子女,成长于一个快速流动的社会,童年缺乏集体生活,加之近年来疫情下的“宅”体验,让他们习得了较强的个体独立性。而经济领域,单人家电、一人火锅、胶囊酒店、迷你KTV等的走红,也从侧面折射了当下青年的个体文化。

  时空在变,潮流在变,但亦如十年前,00后广为传唱《逆战》,“在这个风起云涌的战场上,暴风少年登场……热血逆流而上,战车在发烫,勇士也势不可挡”。今天的“网生代”,或许只身一人,披风褴褛,但仍在高唱着属于他们的战歌:“去吗?去啊!以最卑微的梦,战吗?战啊!以最孤高的梦,致那黑夜中的呜咽与怒吼。”

  从“穿系统”到主旋律,他们快乐崇拜,也礼敬崇高。他们信息维度广阔,轻松的,深刻的,对他们成长有益的,都是有意义的。

  当紧张的高中学业与漫画结合,会摩擦出怎样的火花?在全国最大的漫画平台“快看”上,就连载了这样的一部作品:《学霸的星辰大海》。因为游戏系统启动失败,“学渣”吴斌被绑定学习系统,学习之魂由此燃起,一步步为人类的星辰大海而努力。主人公破解平面解析几何、数列、幂函数等难题,参加竞赛、攻坚课题、发表论文,一步步向学霸逆袭。

  这部幽默搞笑、线索清晰、爽点密集的漫画,受到了众多年轻人的喜爱。至今,该漫画被50万漫友关注,人气值39.61亿。

  无独有偶,如仙侠、霸总、宫斗、种田、穿书等那些受到年轻人热捧的题材,主人公往往被主角光环笼罩,还有“金手指”加持,永远被命运眷顾,总能化险为夷,打破重重荆棘,走上人生巅峰。这些作品,带给人短暂的欢愉,但人生成长还需要汲取更多有内涵、有营养的艺术佳作。

  于此,“网生代”快乐崇拜。与之并不矛盾的是,一大批主旋律作品也深深走入他们的内心。

  前不久,阅文集团发布的《2021网络文学作家画像》显示,该集团旗下网站年度新增作家80%是“95后”,网络文学创作迎来了名副其实的“网生代”时代。报告还显示,网络文学已经从最初的玄幻、穿越、宫斗、青春等主要题材类型,发展出了科幻、体育、电竞、职场等新领域。而在精品化、主流化以及现实题材转向的趋势下,“网生代”作者“凭借实力和速度从崭露头角走到舞台中央,进入到属于他们的当打之年”。

  再放眼大银幕,与此前进口大片、国产喜剧片占据票房半壁江山不同,近几年主旋律电影的“打开方式”越来越新颖,“圈粉”了大量青少年。《我和我的祖国》从小人物视角去“看见”伟大的时代,引发了年轻观众的共鸣。该片在国外上映时,众多留学生前去“打卡”观看。《长津湖》悲壮回望了那群最可爱的人,他们的热血和誓言,在当下依然铿锵回响。应众多观众要求,该片一次次延期下线……

  网络的快捷和物质的极大丰富,让“网生代”的视野无比开阔,一方面,他们能够轻易接触、打开人类几千年来的发展成果,去选择和创造自己的所爱。另一方面,他们又早早地介入和参与到社会话题的建构,对现代文明中的方方面面都深刻体察,努力感受。于是乎,他们在游戏的打怪升级中,在影视角色的一路变强中,找寻情感的投射物,去补偿自我、治愈自我,也从主旋律的温暖感动中汲取更加持久的精神动力。

  “网生代”造型百变,个性突出,恐片言难以说尽。然时代的激流中,每一代青年都不曾懈怠。他们总是在寻找途径表达自我、彰显自我,同时治愈一路走来造成的伤痛,然后满怀期望重新出发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